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资讯 > 社论评论 >

来源:《中国文化报》 来源作者:李小菊 来源时间:2017-09-13编辑人:文宣  发布时间:2017-09-13 10:41:44 浏览次数:

中国文化报:历尽繁华谋未来

转型期豫剧的现状、问题与对策

  8月7日至9月7日,为期一个月的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展演活动(即第四届中国豫剧艺术节)在北京举行,来自全国的近30台豫剧大戏让首都豫剧爱好者过足戏瘾。这些剧目中,既有已演出了半个世纪的经典剧目如《朝阳沟》,又有最新创排的剧目,如《风涌大运河》;既有《盘夫索夫》《泪洒相思地》等经典传统剧目,又有《焦裕禄》《程婴救孤》等优秀新编剧目;既有表现远古神话的《愚公》,又有表现当下农村现实生活的《游子吟》;既有《泪洒相思地》那样凄美的爱情悲剧,又有《唐知县斩诰命》这样的官场喜剧;既有改编经典名著的《琵琶记》,又有改编西方莎士比亚戏剧的《无事生非》《天问》;既有来自天山脚下的新疆建设兵团豫剧团,又有来自宝岛台湾的台湾豫剧团;既有李树建、贾文龙、汪荃珍、李金枝、王惠、金不换、王红丽、王海玲等豫剧表演的领军人物,又涌现出康沙沙、谢彦巧等新生代优秀演员。这次展演剧目可谓题材丰富,风格多样,流派纷呈,比较全面地反映了当前豫剧创作、演出的风貌和水平。

  河南豫剧进京展演从去年开始,今年是第二次。去年豫剧进京被戏曲界认为是“现象级”的重大年度事件,被称为“河南现象”“豫剧现象”。这两次展演,在首都戏曲界、观众中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河南豫剧不在河南举办豫剧节,而是跑到首都北京来举办,不能不说,以河南豫剧院为龙头、以李树建为代表的河南豫剧人非常有胆识、有魄力、有眼光、有胸怀。从两年两届中国豫剧节的剧目看下来,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不满足、不满意的地方。这些问题,不仅仅是河南豫剧存在的问题,在当前全国的戏曲创作中都是有普遍性、具有代表性的问题。

  首先,那些观众最叫好、最叫座、口碑极佳、一票难求的剧目,大多都是名家、名剧,真正优秀的原创剧目、新编剧目为数不多。以河南豫剧院来说,豫剧一团、二团、三团、青年团演出的6个剧目中,除了《全家福》和《玄奘》是近几年创作的剧目,其他都是十几年前甚至是几十年前的老戏。老剧目、老演员、老面孔,虽然能体现河南豫剧创作演出的成就和实力,但是该院编、导、演的新生代创作演出人员的力量没有很好地体现出来;该院青年团实力非常雄厚,但是这一次演出的《玄奘》未能充分体现青年演员的风采。因此,会演剧目的选择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总陶醉于过往的辉煌,还要放眼于当下和未来,扶持和培养优秀青年人才、创作打磨更多优秀新创剧目。

  其次,从题材选择的角度来讲,此次会演的新创剧目大多以英雄人物、模范人物、历史人物为表现对象,以弘扬主旋律的反腐廉政题材为主,主要人物形象崇高伟大。豫剧擅长表现的农村题材戏曲、底层小人物作品明显减少,像《朝阳沟》《香魂女》那样有着鲜明时代特征和浓郁河南色彩、充满大地气息和情感温度的优秀新创剧目比较少。一些新创剧目剧本文学水平不太如人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说明剧目排演前期的剧本论证还需要下大功夫,不能盲目上马。不过此次会演也涌现出一批比较好的剧目,如许昌市戏曲艺术发展中心的《灞陵桥》对曹操形象的新开掘、著名编剧姚金成改编的《琵琶记》等。

  第三,从艺术呈现的角度来讲,当前创作的豫剧作品,明显更加文人化、雅致化,河南豫剧的民间性、趣味性、草根性等地域文化特色相对比较淡薄。举两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例子,去年进京展演的豫剧牛派丑角代表作、金不换主演的《七品芝麻官》唱词极其俚俗、形象、生动,而今年金不换主演的《唐知县斩诰命》虽然同样非常成功,观众特别喜爱,但是在唱词上,已经非常文人化、雅致化,但是《唐知县审诰命》里充满河南特色和喜剧风格的语言已经很难看到了。

  再比如,戏曲唱腔要“依字行腔”,方言俗语的差异是形成剧种差异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剧种地域流派形成的重要原因。豫剧的豫东调和豫西调有很明显的差异,原因之一就在方言的差异。马金凤创立的豫剧“马派”艺术属于豫东派,因此其唱词明显有河南东部地区发音特点,如《花枪缘》“老身家住河南地”这段经典唱腔中,“只见他风流儒雅相貌不俗”的“俗”字,及下一句“在客厅门外我停住了足”的“足”,以及后面的“起名叫罗松”的“松”字,这三个字在河南方言里是尖音而非团音,这些方言使得马派艺术独具风格。中国戏曲学院的《无事生非》由马派传人、该院在校生主演,由于题材选自英国莎士比亚喜剧、剧本改自黄梅戏同名作品、编剧导演不是河南人等原因,马派唱腔的这个特点已经基本消失了。再比如在台湾豫剧团的《天问》一剧中,韵脚有押“辣”“发”等字音者,这些字按普通话读是四声,演员在演唱的时候唱的就是四声,但是在河南话里,这二字均念平声,听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无论是“辣”还是“发”,如果按普通话念成四声(入声),发音就非常短促,不利于设计唱腔,演唱时也不利于行腔;反之,如果念成平声的“辣”和“发”,二者都是开口音,无论是唱腔设计或是演唱都可以充分发挥了。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就是因为唱腔设计不懂河南方言的缘故。

  这种现象,我们可以称之为“普通话豫剧”。由于普通话的极度普及,真正懂得方言发音,特别是懂得方言背后所蕴含的丰富而浓厚的地域文化特点的人越来越少,这是造成“普通话豫剧”的重要原因。从剧本的角度来讲,五、七、九言等上下句为主的唱词可以由任何一个板腔体剧种演出,有谁还会在意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方言差异?这个问题看似微小,但后果是十分令人担忧的。长此以往,河南豫剧将变成“普通话豫剧”,浙江越剧将变成“普通话越剧”,山西晋剧将变成“普通话晋剧”。如果唱腔设计和音乐作曲再不是本地人,注意不到普通话读音和方言发音对唱腔的影响,再加上一味追求唱腔设计的创新,会使得唱腔音乐的剧种特色越来越淡漠,剧种越来越趋同。这不是危言耸听,这种现象已经在全国的戏曲创作中大量存在了。不仅如此,由于全国范围内文化交流的异常频繁,以及对名编剧、名导演、名服装设计、名舞美设计、名作曲等名人效应的过度迷信,许多剧团在全国范围内聘请主创人员,所谓的借鉴、交流、融合,使得剧种音乐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剧种唱腔特色越来越淡化,这需要引起戏曲主创人员的高度重视和警觉。

  当前,中国社会处于重要的转型期。随着农村城镇化进程的日渐深入,以表现农耕文化为特点的河南豫剧及其他地方戏曲剧种,在从传统到现代、从农村到都市的发展进程中,如何保持和发展剧种特质,如何继承与发展传统戏曲表演艺术,在主旋律叙事的巨大裹挟之下如何能表现出平民百姓的现实生活状态,在雅致化趋势中如何坚守剧种的民间趣味,这是豫剧人需要深思的,也是所有戏曲人应当思考的时代命题。

您是第8304646位访客

版权所有:山东省文化厅维护更新:山东省文化厅办公室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地  址:济南市和平路59号电  话:86568871邮  编:250000ICP备案:鲁ICP备0904228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