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资讯 > 社论评论 >

来源:《光明日报》 来源作者:陈方 来源时间:2017-04-05编辑人:文宣  发布时间:2017-04-05 13:11:03 浏览次数:

光明日报:纯文学需要合理稿酬维持品质

  从2017年第4期起,北京文学月刊社旗下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和《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两本杂志扩容改版。不仅如此,《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从今年第1期起,还把平均稿酬猛增到每千字千元,引领北京文学期刊稿酬迈入“千字千元”时代。

  在很多自媒体评论的稿费标准早已“千字千元”的背景下,谈及《北京文学》的稿费,媒体用了“猛增”二字,可见此前文学期刊的稿费标准有多“寒碜”。在《北京文学》提高稿费标准之前,《收获》2016年7月第二次提高稿酬,标准为600~800元/千字,特别好的稿件可达1000元/千字;从2017年开始,《人民文学》优秀稿件为800元/千字,其他稿件平均在500元/千字左右;《江南》也从2017年起大幅提高稿费,千字400元起步,优稿优酬,最高可达千字千元。文学期刊普遍提高稿酬,成为2017年文学界的新气象。

  不得不说,IP市场的火爆、网络文学市场的发酵对传统文学期刊形成了进一步挤压,这种挤压在一定程度上“倒逼”文学期刊提高稿费。虽然说写作者的热情和力量并非金钱所能指挥,但相对合理的稿费是对原创作者的尊重。稿费相对合理,才能让创作者从容地面对生活,将更多精力放在写作上,也才能提高整体的创作水平。不同于网络平台,传统的文学期刊应该是一个可以聚集优秀作品、聚拢优秀作家、引领文学创作、提高读者文学品位的优质平台,而不仅仅是文学作品的发布平台。维护原创文学的荣耀,就应该充分尊重创作者的劳动,如果文学作品的稿费总是处于稿酬标准的最底层,传统文学期刊如何保持这个平台的高品质?

  稍显尴尬的是,文学期刊提高稿费,大多来自各级政府的专项资助,而非市场的回馈。一方面,文学是滋养人心的必备之物,文学期刊必须存在,所以由“纳税人的钱”支撑其运营,公众也可以理解。但另一方面,既然是社会必备之物,文学是不是一定要拘囿在“小众”范畴内,不能经历市场的考验?早在几年前,豆瓣、知乎等社交媒体上就有年轻的网民讨论着,文学期刊到底还能抓住多少人的心。对于纯文学期刊的发展,不少人总是持悲观态度,新技术、新媒体为不看书提供了种种理由,阅读逐渐成为一种盲目的跟风,纯文学期刊到底还能坚持多久?众多年轻的网民不看好文学期刊的未来。但矛盾的是,他们追捧过的好多作品,比如陈忠实的《白鹿原》、阿来的《尘埃落定》、麦家的《暗算》等作品却又都发端于文学期刊。从这种“矛盾生态”中不难看出,不是年轻人不需要文学期刊,而是文学期刊在口碑传播的渠道和技术手段上忽视了年轻人的诉求。

  相对于流行文学,纯文学独有的“调性”一定会保留她“高冷”的一面。高冷是一种气质,但这种气质终究不应把自己逼到窘境之中。大幅度提高稿费自然是对纯文学的一种显性扶持,但在资本市场对优质IP文本狂热追逐的当下,原创文学的商业价值到底该不该进一步释放,又当如何释放,还应进一步思考。

您是第8304646位访客

版权所有:山东省文化厅维护更新:山东省文化厅办公室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地  址:济南市和平路59号电  话:86568871邮  编:250000ICP备案:09042281号-2